切换到宽版
  • 166阅读
  • 0回复

“共享双臂的影子兄弟”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自动点胶机供应商

      吴建智在云南昭通学院就读,还不到20岁,但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稚气。他看起来比同龄的孩子要更加成熟稳重,脸上写满了阳光。
      
      吴建智的哥哥吴建早在3岁那年,因为一次意外事故触电导致双臂截肢,由此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从2006年开始,兄弟俩开始一起上学。直到今天,吴建智与哥哥形影不离,一双手臂两个人用,照顾哥哥的生活和学习。2018年,两个人同时参加高考,高分的弟弟为了能继续照顾哥哥,放弃了更好的学校,选择和哥哥在同一所学校就读。吴建智说,他要照顾哥哥一辈子。
      
      04:37身残志坚的哥哥
      
      吴建早回忆,在很小的时候,父母由于要下田干农活,没有时间照顾他和弟弟。在他将近3岁那年,有一次和小伙伴玩耍时爬上了高压线塔,不慎触电。随着一阵剧烈的疼痛,吴建早失去了知觉,双臂变得焦黑。等到醒来时,他发现自己的双臂已经血肉模糊,父母则在一旁的病房里抹着眼泪。
      
      吴建早决心让自己能够生活自理。因为失去了双臂,走路时很难保持平衡,所以练习走路是第一步。“要走出这一步其实非常难,一开始刚走出两三步就会跌倒,我都记不清我的头已经撞在门上、大树上多少次了。”
      
      吴建早是个自尊心强的人,每次摔倒,都拒绝别人搀扶,坚持要自己站起来。一次、两次,他的肌肉记忆和平衡能力逐渐建立起来了,经过半年的时间,他逐渐能和正常人一样走路而不会摔倒。
      
      接下来还要学会用脚夹着勺子吃饭。为了锻炼这个动作,吴建早经常要弯着身体保持不动,然后再将饭菜放进勺子中。而练习用脚夹着笔写字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一开始,因为脚部的力量不足,力道也很难控制,很难用脚在纸上写出笔画。等到可以慢慢控制力道了,又要练习双脚力量的协调性,必须用左脚将纸张压住,右脚夹住笔慢慢地画。从一开始简单的一横一竖,到后来难度更大的汉字,从歪歪扭扭到逐渐工整,吴建早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
      
      因为弯腰的姿势每次都要保持两三个小时,每次练字下来,他都腰酸背痛;而他的脚趾由于反复练习也常被磨得出血。别人花上十分钟就能完成的任务,他通常需要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
      
      吴建早坦言,小时候自己非常自卑,甚至一度产生了轻生的念头,是弟弟的鼓励让他走出了绝望和心理阴影。“我不想成为村民眼中的‘废人’,虽然命运对我不公平,但我不想就这样放弃了。”如今,他不仅生活可以基本自理,还学会了用脚打字及上网。
      

      
      无怨无悔的弟弟
      
      2006年,在家等了两年的吴建早终于等到了与弟弟吴建智一起上学。从那时起,弟弟便成了哥哥的双手。
      
      每天早上起床铃响后,吴建智总是第一个起床,自己洗漱后就忙着扶哥哥起床,并给他穿衣服、穿鞋子,再端水来给哥哥洗脸刷牙。
      
      每天放学后,吴建智又要到饭堂端来饭菜照顾哥哥吃完,再清洗餐具。晚上他照料哥哥复习完功课,帮哥哥洗脚、洗澡、洗袜子、盖被子,然后自己才有时间洗漱。这样的日子风雨无阻地持续了整整12年。“弟弟对我的恩情,我一辈子也还不完。我唯有让自己更加坚强,生活得更好,才是对弟弟的报答。”吴建早流着眼泪说道。
      
      兄弟俩之间的情谊也让周围的人们备受感动。村民们对吴建早的看法也开始发生变化。见到他会主动和他说话,并夸赞他有毅力、有志气,吴建早的心结也慢慢打开,他不再躲避村民们的眼光。“过去,我经过村口,看到有村民在一起说话,都感觉在议论我,总是快速路过。现在,我不再这么看了,我已经可以坦然面对自己失去双臂的事实。”
      

      
      而他们的班主任、巧家县三中万太姣老师说起兄弟俩也赞不绝口。她说,兄弟俩吃苦耐劳,学习刻苦,团结同学,尊敬老师,成为学校友爱互助的典范。“建智在学校表现不错,学习很认真,把哥哥照顾得很好,高考发挥得也还正常,比二本线高了50分。”在整个巧家县,兄弟俩都是出了名的孝德少年。因为吴建智对哥哥的深情付出,他荣获了“全国美德少年”称号。
      
      弟弟为哥哥放弃好大学
      
      2018年6月,吴建早、吴建智两兄弟一同从巧家县第三中学高三毕业,双双报考理科,高考分数分别为404分和480分,分别达到专科和二本录取分数线。对于自己高考时的发挥,吴建智还比较满意。
      
      但在填报高考志愿时,兄弟俩却陷入了两难境地:弟弟的分数超过云南省二本线50分,哥哥的分数只够上专科。弟弟希望陪哥哥上同一所大学,但哥哥吴建早认为两人分数差距较大,兴趣也不同,就算同校了也很难分配到同一个专业。虽然早已离不开照顾了自己多年的弟弟,但要以牺牲弟弟的前途为代价来成全自己,吴建早于心不忍,宁愿自己休学、弃学。
      
      而吴建智认为,这么多年照顾哥哥虽然很苦很累,但还是挺过来了。哥哥辛苦付出了许多,等到有条件上大学了,若因为没有人照顾而功亏一篑,实在太可惜。
      

      
      吴建智告诉记者,哥哥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他记得有一次,哥哥练习用脚写字到深夜,因为弯腰过久,脚趾用力过猛,浑身酸痛,躺在床上嗷嗷叫。“我不想让一个有理想、有毅力、求知若渴的人就此放弃他的追求和梦想。”吴建智说,他希望能和哥哥在一个大学,帮哥哥完成大学梦。最终,吴建智决定放弃更好的大学,和哥哥进入同一所大学。
      
      “做出这个决定,你是否考虑了很久?”记者问吴建智。他的回答令人意外,“几乎没怎么思考,只想了两三分钟。”他笑着说。
      
      最终,吴建智被昭通学院电气工程及自动化专业录取,吴建早则被计算机科学与运用专科录取。
      
      “我要一辈子照顾哥哥”
      
      吴建智告诉记者,他的父母都是农民,还有90岁的祖母需要照料,家中主要的经济来源就是靠父母在大山间种植一些农作物。但因为当地山大沟深,农产品要运输到县城很困难,为此父母还养了两头牛,有时还会到县城打工,一年下来,大约有一两万元收入。一家人生活十分拮据。
      
      早在兄弟俩进入大学之前,两笔8000元的生源地助学已经分别打到兄弟二人的账户。学校方面也格外照顾,将他们安排在了同一间宿舍,还为吴建早购买了无线鼠标、无线键盘、数位板等专业器材。由于家庭贫困,兄弟俩申请了国家助学。此外,还有不署名的人士每月资助他们1400元生活费。
      
      入学后,兄弟俩与室友相处得也挺融洽。吴建智加入了几个心仪的社团,生活比以前丰富了许多。不过他坦言,尽管现在空余时间比以前多,他却更忙了,除了要照顾哥哥之外,每周还要做两份兼职来补贴生活费。“父母太不容易了,把我们俩供上大学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他们没有给我很多物质财富,但却给了我巨大的精神财富,教会了我独立、坚强、刻苦、正直。有了这些品质,今后遇到再难的事情我也不怕。”吴建智说。
      
      吴建早说,因为自己读的是专科,所以想努力通过专升本提升学历,在大学期间多学知识,以后好适应社会。“我失去了双臂,必须比常人更加努力,掌握更多技能,将来才能在社会上立足。”说起弟弟吴建智,吴建早眼中满是泪水。“他照顾我12年了,从没有一声怨言,我拥有全世界最好的弟弟。”
      
      吴建智则表示,他从哥哥身上学到了更多。由于家贫,一家人还没有出去旅游过,他甚至连火车都没有坐过。他希望将来工作了有收入了,能带着哥哥到四处走走看看。“我想一辈子照顾哥哥,我永远都是他的双手。”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