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185阅读
  • 0回复

观约取文质彬彬观约取文质彬彬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温州近视手术

      作者:王禹同
      
      本书选取了诗歌的一个个横切面,对诗歌中的一个个关键问题进行讨论,试图让读者理解中国诗歌的基本概念和基本原理。以期读者能够真正读懂诗,理解中国传统文化中最为精致的文学表达和最为深沉的情感书写。
      

      
      我们有理由相信,真正的艺术是不需要那么多“门槛儿”的:曹胜高教授近日出版读懂古典诗词一书,便打破了赏析、知识、学术之间的壁垒,第一次面向普通读者系统地讲解了古典诗词中的核心概念、主要原理和基本常识,以补“普及”多见而“提高”少有之弊,使得“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该书语言精雅独到而又感人至深,立足于古典诗词而又不仅限于诗词,着眼于诗歌内在的演进规律,用一个个横切面向广大读者展示了诗歌这种集音乐、图画和建筑三种艺术于一体的艺术创造。纵观全书,感触有三:
      
      一 雅俗兼顾 深入浅出
      
      基于一般读者系统地理解古典诗词的发生原理、发展脉络、创作机制、鉴赏方法的需求,该书在介绍中国古典诗词中的一些术语时,便使用了通俗易懂、贴近生活的语言,易于理解又倍感亲切。如书中对“兴、观、群、怨”的解释极具特色:
      
      兴,是诗歌能够感发,就像我们现在唱歌一样,一人唱数人和,不知不觉便进入到情境之中。观,是通过诗歌观察民风,观察老百姓的志向。群,是诗歌能够担负交流的使命,周秦时期的外交官常常引诗来委婉表达志向,后世也相互唱和赠答,表达“心志”,促进彼此的交流。怨,是诗歌的疏泄功能,指被压抑的情感,可以通过诗歌来疏导。
      
      子曰:“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用数人合唱作譬,来说明诗歌的感发功能,贴近生活经验,更能引起读者的共鸣;“观”则是“观察老百姓的志向”,通俗易懂;而用“外交官”来表述“各国使臣”,则更符合普通读者的语言习惯,也不失风趣幽默;“怨”则是指“诗歌的疏泄功能”,言简意赅。类似的表述方式在书中随处可见,比如“以赋结章”,就是“把赋法作为一种句法来使用”,“妙悟自然”就是“心与自然瞬间结合在一起”等。
      
      此外,在具体诗歌的鉴赏中,也采取了读者更为喜闻乐见的、形象可感的语言。如对诗经·邶风·静女的解读:“爱而不见”,男子去了,女子却没出现,藏了起来逗他,女子的调皮就显示出来了。男子“搔首踟蹰”,就在那儿徘徊,男子的质朴也显示出来了。
      
      “藏了起来逗他”“就在那儿徘徊”就是读者的口头语言,生活气息浓厚,情态毕现,跃然纸上。不论是在古典诗词的术语当中,还是在具体诗歌的解读中,都深入浅出地用生动形象的语言,令人倍感亲切。
      
      当然,作为一部研究型专著,典雅性、严谨性也必不可少。对于中国古典诗词中的术语,不仅需要简明扼要地表述,也需要严谨精深地解读。如文心雕龙·神思中言:“陶钧文思,贵在虚静,疏沦五藏,澡雪精神。”作者在该书中指出,“虚静”来源于道家学说,但道家则更注重于从认识论角度来定义,“指的是人在认识外界事物时,主动采取静观的一种体认方式”。而古典文论中的“虚静”则是强调,在创作前,作者必须达到“虚静”状态,“主客体之间必须做到异质同构,泯灭彼此界限”,即“神与物游”。而“神思”的特征正是“神与物游”,“是作者把自己的情感、心志、兴趣、思理与外在物象相融通,是作者通过情感体验和艺术理性,把客观物象主观化的过程。”这样才能达到“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的境界。
      
      二 多种角度 广泛撷取
      
      立足于中国古典诗词,而又不局限于诗词,而是从多种视角,多方采撷,来解读诗词。在中国古典艺术发展的过程中,各种艺术形式相互影响,相互借鉴,最终达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境界。子曰:“吾自卫反鲁,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说明诗经不仅是歌诗集,也是乐曲集,与音乐密不可分。即使在诗歌以后的发展脉络中,音乐也充当着极为重要的角色。诗歌的句式、节奏和韵律都是其音乐美的集中体现。该书在诗的声情一章便对此进行了极为深入的讨论。此外,在阐发具体诗歌的时候,也能结合诗的音乐性,揭示其感发人的缘由。如李商隐的暮秋独游曲江:
      
      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
      
      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
      
      “二十八个字,用了十七个齿音,每一个字,都仿佛敲在你的心上。”从音韵的角度,使读者明白了为何读这首诗时伤感怅惘之情萦绕不去。
      
      当然,诗歌与书画同样也有不可分割的关系。王维之所以被苏轼高度评价“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正是因为王维诗歌中所展现出来的色彩对比,动静结合,善于构图等,都像古典画作一样,给人以美的享受。如“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暖色调的夕阳与冷色调的青苔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在森林深处的灰褐色中获得过渡,从而实现了物象间的和谐。”使得深林显得不那么幽冷沉重,夕阳也显得不那么轻佻突兀,整个画面的明暗对比和冷暖对照,读来温暖从容,情景浑然一体。再如动静结合的鸟鸣涧,以及构图浑融壮阔的使至塞上,都将诗歌的画面美展现得淋漓尽致。该书更是引用传统绘画的构图技法,讲诗歌的构图方法概括为“平远法、深远法、高远法”,并进一步地指出了三种构图方式所带给读者的不同的审美体验。
      
      此外,作者还巧妙地运用书法、武术等传统,揭示了诗歌创作中先有量变而后有质变的客观规律。凡此种种,无不展现了该书涵盖广泛、学养深厚,不仅是品读古典诗词的钥匙,更是管窥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窗户。
      
      三 纵横交错 点面结合
      
      善于宏观全局,从文学发展脉络着眼,又能从细微处入手,点面结合,由面成体,作者多年以来基于深厚的学养积淀而形成的学术格局和研究方法,也在该书中得到了集中的体现。该书以宏阔的视野,将古诗词品读延展到了一个更为开阔的层面,如从周易到老庄哲学再到玄学,来解读“象”,更是从中西方诗歌的对比中引出“意象”的重要性;从中国古典美学的层面去品读诗词之美,将读者个人的、零散的、随即的感想提高到审美层面,深刻揭示了“古典作品中的中国民族的审美趣味、艺术风格,为什么仍然与今天人们的感受爱好相吻合”。在诗经和汉乐府时期,“其情感与想象代表着群体认知,如琢如磨,很容易引起群体的共鸣”,而随着诗歌的发展,文人诗的出现,即便是诗人更“侧重于个体情感的表达”,但由于群体价值取向的内在约束,“使得文学并没有完全滑向自说自话的境地”,而依然能够引起读者的共鸣。这样的审美感受是千百年来浓缩了的中华文明,是文化基因的积淀,即便我们今天看似遗忘了,也能在该书深微贴切的阐发中被唤醒。
      
      同时,该书从文学自身的发展脉络出发去梳理诗歌发展的规律,对于普通读者来说,有利于对诗歌进行更深入的了解,对古典文学有更全面的把握。该书从诗的发生说起,到诗的流变,再到唐宋分宗,以这一线索为经,穿插介绍了诗之“六义”、诗之意境、诗之声韵、诗之构思、诗之品读,等等,再以诗之机理收尾,泾渭分明,脉络清晰。带领读者先进入诗歌的殿堂,再跳出一时一代之诗歌,纵横、远近之“庐山真面目”尽收眼底。
      
      孔子曰:“入其国,其教可知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我们诵诗、品诗、学诗,并不仅仅是为了提高语言功底,增长学识见解,更是为了在诗之美学的熏陶下,锤炼品格,提升修养,像诗一样有节制地表达、抒发喜怒哀乐,提高审美境界,追求更高的人生境界。当每一个个体都能具有温润敦厚的君子之风,则社会风气也会文质彬彬、和谐包容。“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目前为止,大众已经对古典诗词中的代表性篇目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如何在此基础上,让读者能够窥得古典诗词之门径,感受古典美学之魅力,修养君子之人格,该书的出版则是极为有益、极为有力的尝试,具有开创性的意义。(王禹同)
      
      来源:天津日报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