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677阅读
  • 0回复

荔枝今年或将盈利,但与喜马拉雅、蜻蜓竞争格局难破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温州高度近视手术

      1月17日晚间,在线音频平台荔枝在纳斯达克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LIZI,定价11美元,为发行价格区间11美元至13美元的低端。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此次IPO公司出了410万股美国存托凭证(ADS),每股美国存托凭证相当于20股A类普通股,融资4510万美元(未包含超额配权部分)。该金额相较于此前计划募集的1亿美元下降一半,主要用于AI研发投入、创新产品研发和海外市场拓展等。
      
      1月17日晚,荔枝创始人、CEO赖奕龙在美国与位于广州的媒体们连线接受了采访。赖奕龙说:“我们其实在2018年就已经基本打平了,只是几百万的战略性亏损。2019年是因为在主播的分成、AI和海外战略上都投入了很多,所以导致了亏损。我们的亏损不是因为业务的亏损,而是因为新的投入。随着我们收入规模的扩大,2020年我觉得是可以实现全面盈利的。短期看,我们的收入还是以直播收入为主。”
      
      伴随着荔枝的上市,在线音频市场的竞争或将进一步加剧。
      

      
      荔枝(原荔枝FM)成立于2013年,以音频电台起家,是一个集录制、编辑、存储和收听于一体的网络电台。主要为用户提供可以在线收听和点播的电台节目,节目包括音乐、相声评书、脱口秀、以及鬼故事和广播等。同时该平台也支持网络直播、播客入驻等服务。
      
      随着大量播客加入,荔枝逐渐明确UGC(用户产生内容)音频社区的定位。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荔枝已拥有超过2亿用户,4660万移动端月活跃用户,570万月活跃内容创作者,已累积超过1.6亿音频内容上传到平台,总用户平均月度互动次数超过25亿次,移动端用户日均使用时长约53分钟。
      
      不同于PGC(专业机构产生内容),UGC的内容形式更加多样化,种类丰富且不断裂变。荔枝的原创音频内容覆盖了27个大类及107个细分类别,包含情感调频、亲子、语言学习、音乐电台和脱口秀等。与在线音频行业的喜马拉雅、蜻蜓FM相比,荔枝更强调互动性与社区氛围。
      
      在用户构成方面,招股书显示,截止2019年9月,荔枝有约60%的用户出生于1990-2000年之间,在此基础上,荔枝探索多类商业模式,如直播社交、付费内容、粉丝会员、游戏联运、IoT场景拓展等。
      
      在业绩方面,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4.54亿元、7.99亿元、3.6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54亿元、-934.2万元、-0.56亿元。
      
      对于亏损的原因,荔枝方面称主要是对于主播补贴支出的提升,以及对AI研发和培育全球化市场的投入。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公司在营销与市场方面的费用支出分别为2.07亿元、1.35亿元、1.21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5.60%、16.91%、24.96%。
      
      身处音频赛道的荔枝,成立六年来,已完成多轮融资,最后一轮融资为2017年完成的D轮融资。在首次公开募股(IPO)后,赖奕龙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2.7%,拥有64.7%的投票权;Ning Ding持股为4.3%,拥有13%的投票权;经纬中国持股为19.8%,拥有6.1%的投票权;晨兴资本持股为19.4%,拥有6%的投票权;Cyber Dreamer Limited持股为12.1%,拥有3.7%的投票权。
      
      三强争霸格局难破
      
      在线音频市场喜马拉雅FM、荔枝、蜻蜓FM三国鏖战已久,根据易观发布的2019中国泛知识付费市场专题分析显示,喜马拉雅在用户规模和月活跃用数量上位居第一位,其次是荔枝和蜻蜓FM。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有关喜马拉雅上市的传闻屡次传出,对此官方一直三缄其口。不过在业内看来,喜马拉雅已经设定了上市目标,而荔枝的资本市场表现会成为后续上市音频公司市值的一个重要参考。
      
      虽然荔枝捷足先登抢先争夺了“中国在线音频第一股”,但无论是对于荔枝还是喜马拉雅而言,规模化商业变现仍然是一大挑战。
      
      与荔枝不同,喜马拉雅在商业模式探索上更加多元。在去年十月份一场媒体沟通会上,喜马拉雅副总裁张永昶表示,目前喜马拉雅的主要营收方式有四种,包括广告、内容付费、直播和会员,其中内容付费和会员的收入相当,直播与广告业务的收入相当,增长最为迅速的是语音直播业务,商业化收入猛增323%,位居收入前三位。
      
      不过在语音直播这条赛道上除了喜马拉雅、荔枝之外,斗鱼、映客等外来者也在入局,优质主播的争夺战由此打响。为此喜马拉雅从流量、分成、资本三大维度给出了支持,提出了“万人十亿计划”,同时还重金吸纳了包括易烊千玺、邓伦、郑爽、张艺兴等200多位明星在喜马拉雅开设原创音频节目,以此来拓宽用户基础。
      
      除此之外,喜马拉雅还加强了在IP和版权上的投入,例如在今年123狂欢节喜马拉雅上线了三体广播剧,邀请了作者刘慈欣和国内顶级配音团队来制作,投入成本为千万级。
      
      在喜马拉雅创始人兼联席CEO余建军看来,音频行业与视频网站有类似的地方,竞争越到后期肯定会是“谁有好IP、谁有好作品,用户就会汇聚在哪儿”。当各平台对技术、营销的布局趋于成熟时,市场竞争开始回归到内容上。不过对于喜马拉雅而言多领域业务布局和IP投入也增加了潜在风险。
      
      在艾媒咨询分析师看来,尽管荔枝率先开启赴美上市的步伐,但荔枝、喜马拉雅FM、蜻蜓FM三强格局一时间很难打破,在后续一段时间里,行业头部竞争将进一步加剧。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