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050阅读
  • 0回复

天洋控股频现资金风波 幕后“神秘”富豪周政走向前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重庆参军近视手术哪种好

      自北京国贸往东约四公里,嘈杂的四惠长途客运站附近,一片独栋式楼宇坐落在通惠河北岸。今年4月,注册在这里的一家公司——舍得文创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悄然完成了工商变更,一家河北企业取代这片楼宇的主人天洋控股集团成了大股东。
      
      4月24日,记者致电天洋控股办公室,接电员工表示集团资金状况及旗下公司股权变更为内部信息,不方便对外透露。
      
      天洋控股集团,这一大型民企由1970年生人、一向低调被称神秘富豪的周政创立,以秦皇岛发家,因2015年巨资拿下舍得酒业而引发外界关注,目前已崛起为横跨文化产业、消费品、科技产业、金融投资和其他产业的大型控股集团,旗下有舍得酒业和梦东方两家上市公司。
      
      周政虽然年轻,但其熟稔金融资本,其拿下沱牌舍得正是有赖于建设银行的巨额资金支持。在大幅扩张后,天洋控股出现资金风波。新京报记者获悉,天洋旗下位于燕郊的一大项目已经展期。周政早年在发家之地秦皇岛持股的一家天洋百货公司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
      
      数月之前,周政旗下的两家公司天洋控股与沱牌集团因欠款纠纷陷入诉讼,沱牌集团向法院申请对天洋控股所持沱牌集团股权采取保全措施。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风波过去几个月后,周政在近日接替其妹周金,出任沱牌集团董事长一职。
      
      资金风波
      
      工商资料显示,4月17日,原由天洋控股全资持股的舍得文创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下称“舍得文创”)发生股权变更,新增股东河北中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天洋控股对舍得文创的出资额由300万元降至147万元,持股比例由100%降至49%;由两名自然人曹爽、刘鑫鑫持有的河北中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对舍得文创出资153万元,持股51%。
      

      
      3月30日,杭州工商信托发布天洋燕郊创新中心1号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展期临时信息披露报告。杭州工商信托4月3日公告,该项目借款人受区域政策性因素和此次疫情影响,向公司申请部分展期;该项目存续期内付息正常,借款人已累计归还本金11亿元,项目规模明显下降。
      

      
      工商信息显示,三河东胜股东为天洋文创(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北京天洋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经股权穿透背后为天洋控股与杭州工商信托,杭州工商信托间接持有三河东胜35.715%的股权。
      
      所谓天洋燕郊创新中心项目,系天洋控股于2015年12月以超过20亿元的价格收购自原马来西亚成功大广场项目。据报道,天洋燕郊创新中心1号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最早成立于2017年4月6日,总规模14亿元,期限3年,预期收益6.9%―7.6%,共分三期发行;天洋燕郊创新中心2号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于2017年5月3日成立,信托规模高达34亿元,计划期限自成立之日起至2020年4月6日。优先级收益率5.321%/年,普通级收益率11.3%/年。
      
      据此计算,天洋控股已偿还的本金11亿元仅占天洋燕郊创新中心项目总额的23%。天洋控股项目的展期,引起外界对天洋控股自身资金状况的关注。
      
      周政及旗下的天洋控股与杭州工商信托关系密切。
      
      杭州工商信托2015年1月的信息显示,其发行的中国特殊商业资产价值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三轮),商业标的项目为“天洋运河壹号项目”,募集规模4亿元,投资方式为受让租金受益权,通过租金受益权回购溢价为投资人获取回报。至于风险控制措施,杭州工商信托对运河壹号项目的租金收入进行监管,派驻董事参与重大事项决策,运河置业、天洋置业100%股权质押及实际控制人连带责任担保。
      
      杭州工商信托曾在产品项目信息中介绍,作为交易对手集团公司的天洋集团实力雄厚,A+H股双资本运作平台,资本运作实力逐步加强。
      
      工商信息显示,周政与周金早年曾直接持股、后退出的秦皇岛天洋百货股份有限公司已被法院列为老赖。
      
      工商信息显示,秦皇岛天洋百货成立于2010年,注册资本500万元。工商资料中的2013年年报显示,周政对天洋百货出资219万元,持股43.8%,周金出资100万元持股20%。2014年之后,周政与周金不再持有天洋百货股份,亦退出高管团队。
      
      最高法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秦皇岛天洋百货股份有限公司于2018年和2019年两度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其中发布于2018年7月11日的失信信息显示,执行法院为秦皇岛市海港区人民法院,执行依据文号(2018)冀0302民初3022号,被执行人的履行情况为“全部未履行”,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被执行人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
      

      

      
      数月之前,天洋控股集团甚至和自己旗下的沱牌打起了官司。
      
      新京报记者查阅沱牌集团工商信息显示,其共有四条司法协助信息,被执行人均为天洋控股,内容均为对天洋控股所持沱牌集团股权进行冻结;其中三条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期限自2019年11月8日至2022年11月7日,还有一条来自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冻结期限自2019年11月12日至2022年11月11日。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经双方友好协商,天洋控股与沱牌集团及其子公司已经达成和解共识,天洋控股或其关联方在9个月内分期偿还沱牌集团及其子公司的欠款及利息等;在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妥善履行完毕前述义务前,沱牌集团及其子公司申请采取的保全措施继续有效。
      
      入主舍得“一炮而红”
      
      对于天洋控股而言,沱牌集团地位极其重要。
      
      舍得酒业2015年11月公告显示,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受让了射洪县人民政府持有的四川沱牌集团38.78%存量国有股权,并对沱牌集团进行增资扩股,最终成为沱牌集团持股70%的控股股东,射洪县人民政府持股30%。
      
      “我对沱牌舍得一见钟情,当即就下定决心一定要重组。”据报道,2015年,在投资舍得酒业的签约仪式上,周政曾如此表达自己的心声。
      
      入主舍得耗资不菲。
      
      舍得酒业其时公告,天洋控股受让射洪县政府持有的沱牌集团38.78%国有股权,受让价款为人民币10.38亿元;以现金方式认缴沱牌集团新增注册资本11844万元,对应增资价款为人民币27.85亿元,即成为沱牌集团持股70%的控股股东共计耗费了天洋控股38.22亿元。
      
      市场纷纷好奇,周政是谁?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关于天洋控股的周政、周金兄妹,外界向来少有报道,神秘、低调是外界对他们的关键词。
      
      公开资料显示,天洋控股由周政、周金兄妹创立于1993年,最初的业务是在秦皇岛创办的音像服务,随后进入电器与百货行业。2001年,天洋正式进入房地产行业;2006年,在北京成立天洋控股有限公司,开始集团化运营模式。
      
      2013年,天洋控股官网发展历程中标注这一年“全面进军文化产业”。同年,天洋控股实现对港股上市公司ALLIEDOVERSEA的要约收购,股份要约总代价约为4.89亿港元,周政实控的天洋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成为控股股东。ALLIEDOVERSEA一度更改公司名称为天洋国际控股,后在2017年8月更名为“梦东方”。
      
      至2015年入主舍得酒业,天洋实现了A+H股——A股上市公司舍得酒业与港股上市公司梦东方——双资本运作平台。其中,舍得也成为天洋控股集团资产版图内最耀眼的一颗明珠。入主之后,周政的公众形象趋于丰富。
      
      公开资料显示,周政曾于2017年11月受聘中国传媒大学董事会副董事长,天洋控股旗下孵化器超级蜂巢与中国传媒大学达成全面战略合作,捐助学校设立创业投资资金,定投中传师生的创业项目。2017年,天洋旗下梦东方与中国传媒大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舍得一案展现出周政对金融资本手段的非凡运用。
      
      新京报记者查阅到了沱牌集团去年8月的发行文件显示,天洋控股和中国建设银行廊坊支行在2016年6月签订并购融资合同,采用并购融资类理财的交易模式,建行廊坊支行通过理财产品为天洋控股提供融资款项,专项用于天洋控股并购增资扩股项目,其中不低于8亿元将用于认购舍得酒业定向增发股份,建行廊坊支行享有天洋控股持有的沱牌集团的股权收益权;融资金额为23亿元,期限为3年,回购溢价利率为7.3%/年,分期偿还,第一年偿还1亿元,第二年偿还7亿元,第三年偿还15亿元。
      
      上述融资的质押物为天洋控股持有的沱牌集团70%的股权,天洋控股自然人股东以及其财产共有人提供连带担保责任,天洋控股以其2016年-2020年在廊坊燕郊拟开发的4个房地产项目销现金流作为补充担保,同时天洋控股协调沱牌集团以其认购的舍得酒业相应定增股票质押,以及天洋控股实际控制所有上市公司股票除向乙方设定质押担保外,不再质押给其他第三方。
      
      发行文件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天洋控股已合计支付上述融资理财产品本金及溢价款10.07亿元,即至少仍有13亿元未支付。
      
      据沱牌集团工商资料显示,天洋控股于2016年7月8日和2019年6月27日分别将所持16257万元沱牌集团股份——即其所持全部沱牌集团股份出质,质权人为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廊坊分行,目前第一条登记于2016年7月8日的股权出质登记信息已为“无效”,第二条登记于2019年6月27日的股权出质登记信息仍为“有效”。
      

      
      “争议”关联交易
      
      周政入主后,他本人也对舍得酒业的发展多有关注。
      
      舍得酒业一则深入一线调研 重建厂商关系的消息显示,今年3月上旬,周政前往华东、苏南、华南三个市场调研,拜访了11个城市的16家经销商以及数十家终端网点,以全面了解厂商合作中的问题和矛盾。
      
      就在近日,舍得酒业的直接控股股东沱牌集团公告,周政任公司董事长。在周政之前,担任沱牌集团董事长的为其妹周金。
      
      目前,沱牌集团董事会7名成员中,共有4名为天洋控股背景,其余三人则来自沱牌集团。
      
      由此,周政进一步走到了沱牌经营管理的前台。
      
      天风证券指出,自天洋入主之后,舍得酒业调整战略,聚焦舍得大单品,主打品味舍得和智慧舍得,主动收缩沱牌sku和销量;舍得酒业通过差异化营销,将舍得定位为“文化国酒”,取得较为显著的成效,公司产品结构改善明显,盈利能力持续提升。
      
      舍得酒业的业绩明显改善。
      
      2016年、2017年、2018年,舍得酒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4.62亿元、16.38亿元、22.12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019.90万元、1.44亿元、3.42亿元。
      
      舍得酒业最新发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其报告期实现营业收入26.50亿元,同比增长19.79%;归母净利润为5.08亿元,同比增长48.61%。舍得酒业称,营收与利润增长主要受益于2019年销增长。
      
      截至2019年年末,舍得酒业资产总计57.77亿元,负债合计25.36亿元。
      
      舍得酒业在年报中表示,2019 年白酒行业继续处于新一轮的增长周期,同时面临中高端白酒阶段性去库存及竞争更加激烈的问题,行业进一步向少数有品牌影响力、高品质的名酒品牌集中。报告期内公司采取了坚定产品定位、加强品牌建设、提升费用投入效率等措施。
      
      4月上旬,舍得酒业营销公司总经理何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舍得酒业改制初期,为保护拯救沱牌品牌形象和品质口碑,曾大刀阔斧精简沱牌产品线,砍掉1000多个沱牌定制产品;时隔三年后舍得酒业重启沱牌定制酒业务,也释放出加速推进老牌名酒沱牌复兴的信号。
      
      在带领舍得酒业的品牌和业绩改善之外,周政的天洋控股和舍得酒业也频发关联交易。
      
      据舍得酒业2019年10月公告,沱牌舍得营销公司拟与北京北花园置业有限公司签订租赁合同,租赁其名下位于北京传媒时尚文化产业园(北区)的办公室,合同金额预计为3133.35万元人民币。
      
      舍得酒业3月下旬公告,沱牌舍得营销公司拟与北京运河壹号置业有限公司(下称“运河壹号置业”)签订天洋运河壹号项目租赁合同,同时接受天融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下称“天融物业”)的配套物业管理服务,此次交易总金额为人民币5229.65万元。
      
      公告显示,舍得酒业此次交易方运河壹号置业的法人代表周承孝为舍得酒业实际控制人周政的亲属;此次交易方天融物业与公司属同一实际控制人。
      
      企查查工商信息显示,天融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由天洋控股间接控股。
      
      舍得酒业向公司实际控制人名下企业租赁办公楼及购买物业管理服务迅速引起关注。在上交所互动平台上证互动e上,多名投资者向舍得酒业质疑交易价格高于市场价,是否涉及利益输送。
      
      4月16日,舍得酒业再就租赁办公楼发布补充公告表示,其所租赁的办公楼在天洋运河壹号项目15栋楼宇中位置最好;该园区均为园林式独栋办公写字楼,绿化率及水景观均高于普通办公写字楼,故其物业服务人员成本及园区维护成本均高于普通园区。
      
      而据舍得酒业今年3月的公告,除此次租赁办公室外,过去12个月上市公司与同一关联人进行的交易次数为2次,累计金额为人民币4700.02万元。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赵毅波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危卓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